顶呱刮中奖是假的吗
首 頁 | 分 類 | 人 物 | 視 頻 | 圖 片 | 文 化 | 旅 游 | 地 圖 | 專 題
日照百科 >>所屬分類 >> 文化    古跡文物遺址    歷史文化   

兩城遺址

標簽: 兩城遺址

頂[8] 發表評論(0) 編輯詞條
目錄

[顯示全部]

介紹編輯本段回目錄

兩城遺址位于山東省日照市兩城鎮。

1934年發現,1936年發掘的“兩城鎮遺址”,是第一個龍山文化的典型遺址。1977年被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英國版本《世界史便覽》稱,公元前2800-2000年中國山東日照兩城為亞洲最大的城市。
遺址座落在東港區兩城鎮西北兩城河岸邊,是一處自東向西逐漸高出平原的漫崗,面積近百萬平方米。其文化堆積為2-5米,上層為春秋文化,下層為龍山文化,先后出土了大量的石、骨、玉器和陶器。

兩城遺址兩城遺址


出土的石器大多磨制精致,有的還鉆孔。石器的種類很多,主要有斧、錛、鏟、鉞、鑿、九、鐮、箭頭等。骨器以各種式樣的箭頭為多,還有骨制的魚鉤、魚鏢等。
從出土的器物看,龍山文化時期的農業已有了較大的發展與進步。石器骨器的大量使用,是農業生產提高的標志。另外,建筑城墻的發現,反映了原始社會后期掠奪性戰爭的頻繁。這種防御設施多半是為了防止相鄰部落對財產的掠奪而建造的。

歷史文化編輯本段回目錄

有一個傳說,在日照市的兩城鎮,農家庭院里的甬道都是用原始社會的石斧鋪成的,一到下雨天,老百姓們都往田地里跑,看看有沒有被雨水沖出來什么寶貝。 傳說的真實性雖不可考,但自20世紀初開始,的確有很多人在這里撿拾到原始時代的遺物。出身日照市的考古學家王獻唐幼年隨父親路過兩城鎮的時候,曾撿拾到紡輪。山東大學考古學系創始人劉敦愿先生在此征集過陶器和石器。臨沂市文管會和日照市圖書館聯合組成的調查隊在一次聯合調查時,采集到大量石器和陶器,而最讓世人矚目的則是1963年采集的一件玉錛。這件玉錛后來成了山東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兩城遺址遍地是寶決非空言。 

1 、四千年前的古城 編輯本段回目錄

今天的兩城鎮雖然只是一個大村落,但在4000多年前,這里卻是一座規模很大的城、一座龍山文化時期的城。根據歷年考古調查與發掘,兩城遺址方圓1000米,總面積在100萬平方米左右,是目前所見龍山文化遺址中面積最大的城市聚落之一。 
兩城的發現源于王獻唐。1930年,時任山東省圖書館館長的金石學家王獻唐回憶起少年時代路經兩城的經歷,認定兩城可能也是一處新石器文化遺址。1934年對兩城遺址的第一次考古調查,證實兩城遺址屬于龍山文化時代。當年英國版的《世界史便覽》為此發布消息稱:公元前2800年至公元前2000年,中國日照兩城是亞洲最大的城市。 
此后于1936年對兩城遺址進行了正式考古發掘。發掘顯示,兩城遺址的文化堆積以龍山時代為主,還有少量的周代和漢代的遺存。從1954年開始,山東省和日照市、山東大學等文物考古部門先后對兩城遺址進行了數次考古調查,得知兩城遺址位于兩城鎮西北部近海低矮丘陵上,北東兩面有一條小河,西南部分則為低洼地,遺址北高南低。整個遺址文化堆積分三部分,中心高地部分文化堆積最集中,面積約25萬平方米,東西兩側20萬平方米地帶,文化堆積較薄,南部因散布著很多打制石器的材料,可能是工具制造場所。1995年以來,山東大學美國耶魯大學威斯康星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大學聯合對兩城遺址進行了區域系統調查和多次考古發掘,除發現兩城遺址是當地最大的原始遺址,是周邊30平方公里內的中心遺址外,還發現了龍山文化時代的城墻。這一發現,再次以科學的方法確認了兩城遺址的身份和重要性:兩城原來就是一座城,一座龍山文化城。兩城類型文化是龍山文化中黑陶最發達的文化。(圖:玉錛的局部刻有“八”字型如旋渦狀的紋樣) 
雖然關于兩城城址的調查發掘沒有完全展開,城內的布局及居住狀況也沒有詳細的資料,但根據兩城附近一些龍山文化城址的考古發掘可以了解,當時的城池平面近方形,四角呈弧狀,城外有壕溝。城內房屋有了統一規劃,房屋的方向和排列有一定的布局,房屋的形狀多為方形,其建筑形式已經擺脫了半地穴式而向地面以上發展,即在地面上先筑一個臺基后再圍墻蓋房,并比較普遍地使用了石灰涂抹墻壁。房屋內一般都有灶坑,用以炊煮和冬季取暖。 

龍山時代的兩城人把居住的聚落和城址選擇在近海的低矮丘陵上,而且房屋普遍采用地面以上再筑臺基的做法,首要因素是防潮防濕,其次也可能與防止海水侵蝕有關。環境考古證明,距今4300年左右,東南沿海地區曾經發生過一次由南而北的大海侵,海平面比現在高出1—4米,如此大的海平面上升,應該對地處沿海的兩城原始居民有重大影響,所以,選擇近海高地且將房屋地基抬高,是為了更好地適應環境。 
近海雖然有風險,但從兩城遺址距海只有6公里的地理位置看,龍山時代的兩城人對于大海還是比較留戀和倚重的,個中原因應該與海洋資源有關,近海一帶可食用的海洋生物太豐富了。所以,從原始人們在兩城這樣一個彈丸之地定居了600多年的考古現象可知,這里是最適合遠古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好地方。

2、黑陶與鳥崇拜 編輯本段回目錄

黑陶是龍山文化的標志,也是20世紀學者們探尋中華民族源頭的重要線索和依據。當1931年中國的考古學家完成了在章邱市城子崖的考古發掘后,一個共同的認識是,在中國東部存在著一種以黑陶為主的原始文化,這種文化就是著名的龍山文化。兩城鎮龍山文化遺址的發現,不但為城子崖龍山文化的建立提供了更加豐富的文化資源,支持了以黑陶為主要特征的一種新的原始文化范疇的確立,而且還以其自身的個性被認可為龍山文化的另一種類型——兩城類型。這一類型隨著后來在距兩城30多公里的堯王城龍山文化遺址的發現而改稱堯王城類型。無論是兩城還是堯王城,這種類型文化一個共同的特征是濱海,其分布范圍主要在山東東南部靠近黃海的地域內。 

因為陶器是原始時代最主要的生活用品,也是容易制作和破碎的生活物品,所以埋藏和散布在地上地下的大量陶器碎片成為了解遠古文明的重要參照物,不同地區不同原始文化類型的確定大多依賴于這些不同特色的陶器。兩城類型陶器的第一個特色是黑陶最多,在整個龍山文化類型中位居第一。第二個特色是不十分重視器物外表的裝飾,所做陶器以干凈整潔的素面或素面磨光為主,很少在器物表面上附加或刻畫什么圖案類的裝飾。而制作純黑色且硬度較高的陶器,在4000年前的原始時代技術難度還是比較大的,它的燒制技術要比紅陶、灰陶的制作復雜的多,在燒制過程中不但要封窯,還要滲碳,讓大量碳黑氧化還原進陶器之中,才可以取得純黑的效果。刻意追求黑的顏色,而且通體上下,從里到外都是黑的陶器,使龍山文化的特征尤為突出,因此,梁思永等中國第一代考古學家在編撰城子崖考古發掘報告時,特別加上了“黑陶文化遺存”這樣的字眼,以期引起人們的注意。 

龍山文化以黑陶為主要特征,兩城類型的龍山文化更加酷愛黑色,這種崇尚黑色、崇尚簡潔的作風不但對當時的社會產生了重大影響,而且還對后世產生過深遠的影響。比如商周以來人們在祭祀中強調使用純黑或純白色犧牲品的習俗,源頭應該與龍山文化對純色的追求有關。  

兩城龍山文化的另一個顯著特點是對鳥的崇拜。這個時期的人們除了把盛放酒水的鬶做成鳥的形狀,流水的口沿捏成鳥嘴外,還普遍把鼎的三足做成鳥頭的形狀。鼎就是鍋,是炊煮用的灶具,鬶則是盛放酒水的容器,像今天的茶壺酒壺一樣。把做飯的鍋用鳥頭來支撐,把壺罐類的容器做成鳥的樣子,表面上看是人們對鳥的關注和喜愛,其深層用意則可能蘊涵著對鳥的膜拜和尊崇,希望吃了鳥頭負載的鼎里的飯和喝了鳥形壺罐里的水后就能變成鳥,像鳥一樣在天空自由飛翔,將生活的空間由陸地拓展到天空。 

巧合的是,這種對鳥崇拜的習俗,還保留在古史傳說之中。中國最古老的歷史文獻《左傳》在昭公十七年(公元前528年)說少昊的后裔郯國的國君到魯國朝見的時候,稱少昊名字叫摯,摯就是鷙鳥,是像鷹一樣兇猛的鳥。少昊不但自己起了一個鳥的名字,而且在他管轄的部落里,“官員”的名稱也是分別以鳥的名字代替。如分管歷法的官員被稱為“鳳鳥氏”,他的四個部下分別是管轄春分、秋分的玄鳥,也就是燕子;管轄夏至、冬至的是伯勞鳥;青鳥黃鸝)管立春、立夏,丹鳥錦雞)負責立秋、立冬。其他諸如司法、行政、農事等等管理部門的負責人也無一不是以鳥的名字命名。這種按照鳥的生活習性和特點來管理部落或國家的方式,說明了少昊部落對鳥類生活習性了解的真切,也反映了遠古時代人們曾經根據鳥類等物候現象制定歷法的歷史事實。郯國位于山東東南部,其地理位置和龍山文化兩城類型處于同一個區域,郯子所說的先祖少昊時代,應該就是兩城類型的龍山文化時代,作為少昊的故鄉,古文獻和考古資料同時證明當地有著偏愛鳥的現象,表明這里曾經存在過鳥崇拜的習俗。

3、饕餮紋的源頭 編輯本段回目錄

饕餮紋曾經是青銅文明的代表性紋樣。然而饕餮紋從何而來,卻長期是個迷。1963年在兩城遺址發現的一塊玉錛,為尋找撲朔迷離的饕餮蚊源頭增添了一線光明,同時也為傳世龍山文化玉錛的出處提供了可以參照的地址,并拉近了山東龍山文化與殷商青銅文化的距離。       

這件玉錛在頂部反正兩面都刻畫著饕餮紋樣,其中背面的比較復雜,腹面相對簡單,兩幅紋樣主要特征都是大眼和帶牙的巨口。同時,頭部好像還有冠飾。無獨有偶,在臺北故宮博物院里還珍藏著另外一對和兩城出土的玉錛一樣的玉器,其中一塊被稱為玉圭頂部刻畫的主題紋樣和兩城玉錛背面的幾乎完全一樣。雖然,故宮收藏的玉錛曾經被清朝第四代皇帝乾隆(公元1736—1796)當作了古玩,現在已經無法考證其出土地點,但是根據形制和紋樣特征,學界普遍認為故宮的玉圭就是山東龍山文化的玉錛,但具體出自何處,無法確認。根據山東龍山文化發現的玉錛,故宮的玉圭和兩城出土的玉錛關系可能更加密切一些,很可能都是兩城人的創造。       

綜合新石器時代的紋樣和習俗可以看出,比龍山文化時代略早的良渚玉器,是饕餮紋樣的發源地,但良渚玉器紋樣突出的是兩只大眼睛,而比良渚時代稍早一些的大汶口文化則十分倚重于牙齒,如將獐牙做成權杖一類的道具,在氏族之中流行拔牙習俗等等。眾所周知,無論是人還是動物的面部五官,最能表現憤怒和威懾力的是眼和牙,所以,殷商時代的人們在創造饕餮紋樣的時候,首先選中的就是眼和牙的組合。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設計,其文化淵源應該與良渚文化重視眼睛和大汶口文化崇尚牙齒有關。大汶口文化是黃河下游地區新石器中期的代表性文化,良渚文化則是長江下游最具代表性的文化,這兩種文化同時都是以男性為主體的父系氏族社會階段。良渚文化曾經因為突然消失而引起了眾多學者們的不解。但兩城遺址發現的這件玉錛,以其眾多良渚文化的信息,為良渚文化的北上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良渚文化很可能在一次海水倒灌和大洪水之后選擇了向江蘇北部和山東東南部沿海地區遷徙的道路。       

兩城玉錛的發現,不但提供了良渚文化的去向信息,而且其“八”字型如旋渦狀的長眉又和北方地區的紅山文化的紋樣近似。良渚的眼,大汶口的牙和紅山文化的旋渦眉,使兩城的玉錛負載的意義更加重大,那就是4000年前的黃河下游地區,曾經融合了黃河、長江和北方草原三大文明的精華,并最終導致了殷商文明的崛起,把中華民族推進到了文明的世界。       

從兩城玉錛刻畫紋樣到商代最早出現的饕餮紋,時間跨度約有二三百年的時間,而學者們普遍認為殷商的崛起與東方有關,首先與黃河下游有關。兩城位居黃河下游,這里同時也是龍山文化的大舞臺,殷商王國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表明來自于龍山文化的,但龍山之后的岳石文化卻是殷商的前身。由此,不難看出,殷商文明的形成是山東龍山文化的延續,兩城的饕餮紋樣對殷商饕餮紋的形成有著直接的影響。       

從距今4600年到4000年,龍山時代的人們在兩城定居了600年。在這600年間,兩城人不但創造了獨具特色的黑陶文化,創造了崇尚飛鳥的習俗,而且還接納了遠在江南的良渚文化和北方草原地區的紅山文化,并把土著的大汶口文化和南北兩大文化進行了有機的結合和嫁接,最終把龍山文化發展成為原始文化的顛峰,為燦爛的殷商青銅文明奠定了雄厚的基礎,開創了稱霸千年的饕餮紋樣的。

附件列表


→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請 編輯詞條

上一篇黃墩鎮 下一篇太陽部落

詞條內容僅供參考,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尤其在法律、醫學等領域),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如果以上內容侵犯了您的知識產權、隱私等權利,請與我們聯系! 8

收藏到:  

詞條信息

admin
超級管理員
詞條創建者 發短消息   
baikeabc
圣賢
最近編輯者 發短消息   
  • 瀏覽次數: 4454 次
  • 編輯次數: 6次 歷史版本
  • 更新時間: 2014-11-03

相關詞條

?

魯公網安備 37110202000103號

顶呱刮中奖是假的吗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带线 1000炮捕鱼机 捕鱼星力 快3出125下期出什么 六会彩白小姐开奖结果 汝城即将开盘的楼盘 pt电子超级狮子怎么中大奖 二八彩下载app 3d十位单选振幅 麻将二八杠玩法